十点半媒体资讯

可能是最深度的分析:卡塔尔为何要决绝离开油价制定者欧佩克

更新时间:2018-12-07 01:20:29    来源:新民晚报    手机版

可能是最深度的分析:卡塔尔为何要决绝离开油价制定者欧佩克

新民晚报 2018-12-07 01:20

现代国际生活中,想象过一个国家主动退出联合国吗?那么,至少在能源领域,有“石油联合国”之称的欧佩克就刚发生了这样的地震!

12月3日,卡塔尔能源事务大臣卡比宣布自2019年起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还不忘强调一句“这无关政治”。美国耶鲁大学大战略项目副主任、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克里斯·米勒慨叹,曾经强势的欧佩克从未像今天这么分裂,但许多人还是希望该组织回归,因为这个垄断性卡特尔的崩溃对世界来说太危险了。

“豺狼卡洛斯”

在谈论卡塔尔“退群”前,不妨回顾一下欧佩克历史另一个类似的“黑天鹅”事件,那就是“豺狼卡洛斯”。至今都无人知道谁给使用这一绰号的哥伦比亚恐怖分子伊里奇·拉米雷斯·桑切斯下达了任务,让他在1975年12月21日这个平静的周日攻击极具权势的欧佩克,作为“阿拉伯革命臂膀”团体的头目,他带人冲入维也纳的欧佩克总部,杀害三人,将欧佩克成员国的十一名石油部长劫为人质。奥地利历史学家托马斯·里格勒尔说,在会议室的紧张氛围中,沙特石油大臣扎基·亚马尼起初认为袭击者肯定是抗议油价上涨的欧洲人,当时欧佩克正对支持以色列的美欧国家实施从禁运到涨价不等的制裁措施。可是,历史证明袭击主谋不是欧洲人,却是想通过袭击来操纵油价实现自身利益的利比亚人、阿尔及利亚人和伊拉克政府,他们成功做到这一点,受西方影响而试图放松制裁并扩大开采量的海湾阿拉伯君主国搁置了可能导致油价下跌的措施。

图说:年轻时的拉米雷斯·桑切斯——“豺狼卡洛斯”。

今天欧佩克再次发生动荡,不是因为恐怖分子,而是因为自己的成员国。这个致力于控制地球上最重要原材料的联合体正经历危机,这是自43年前遭遇“豺狼袭击”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卡塔尔石油日产量不足61万桶,在欧佩克成员国中占比很小,但天然气资源丰富,储量全球第三,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多年稳居全球首位。2017年7月和今年9月,卡塔尔两度宣布提升天然气年产量,计划由现在的7700万吨提升至1.1亿吨。众所周知,作为比石油清洁的能源,天然气销售往往对石油产生“抵消效应”,尽管欧佩克对成员国“产气”并无量化约束,可卡塔尔长期慑于欧佩克主导国家(而且是邻国)沙特、阿联酋的压力,不敢开足马力生产,此番“退群”意在谋求更大自主权。更重要的是,卡塔尔加重天然气生产,势必要和伊朗密切合作,因为两国最重要的气田都集中在波斯湾南帕尔斯水域,只有相互协调才能顺利开采(比如解决“跨线虹吸采气”问题),而这正是沙特等海湾国家所不能容忍的,2017年,沙特、阿联酋等五国就以卡塔尔与伊朗联系为由,集体实施断交、封锁等措施。

图说:卡塔尔和伊朗的气田。

耐人寻味的是,这种“经济活动政治化”,早在2016年4月欧佩克多哈会议上表露无遗,为了打压刚因伊核协议解脱禁售桎梏的伊朗,沙特坚持让长久没有正常卖油的伊朗加入“限产保价”的行列,否则自己将加大日产量,毫不顾忌市场因供过于求而崩盘,当东道主卡塔尔出面当“和事佬”,沙特代表恶狠狠地警告:“轮不到你们嚷嚷。”很显然,欧佩克这些年的作为,表明它近乎于瘫痪,被许多人称为重要机会的峰会屡屡在争吵中崩盘,哪怕是2016年11月30日勉强做出的各国集体日减产120万桶的决定(甚至为此开除了不肯就范的印尼的会籍),也因反复出现成员国违约超产而岌岌可危。前欧佩克轮值主席穆罕默德·本·萨利赫·萨达抱怨,如果能真正履行承诺,即欧佩克成员国日减产120桶,再配合非欧佩克成员国(主要是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的日减产60万桶,双管齐下,就会在短期内让油价上涨,甚至汽油、取暖和电力价格都会上涨,按照这位前主席的说法,如果“大家遵守规则”,哪怕美国页岩油和英国北海原油大举入市,国际标准原油价格也会在2018年底恢复到每桶70-73美元,尽管离2014年一度高达每桶100美元水平有些距离,但至少让供求双方达到新的平衡,可是翻看12月4日的国际油价收盘价,因为各产油国害怕丢失销售份额以及财政压力,入市石油仍滚滚而来,当天纽约商品交易所2019年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为每桶53.25美元,2019年2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为每桶62.08美元,这意味着相当多的产油国无钱可挣。

图说:多哈会议未达成冻产协议 。

“欧佩克作为世界经济中决定性力量之一的时代已经过去,”闻听卡塔尔“退群”消息后,顶尖石油史学家、美国信息服务公司副总裁丹尼尔·耶金说,“它明显是个已经分裂的组织。”

混乱市场更难预测

对很多人而言,欧佩克日益失去对油价的控制,似乎听上去是个好消息——毕竟它有着为谋利损害消费者的坏名声。要知道,正是欧佩克拧紧向工业国输送石油和汽油的开关后,油价迅速翻了两番,从每桶3美元增至近每桶12美元,美国在1973年引入周日禁车制度。对西欧人来说,周日空旷的街道仍历历在目。但事情在今天或许是另一番面貌,一个正在分裂的能源组织让本已混乱的石油市场变得更难预测,尤其作为“政治原材料”的石油也被当作武器滥用时。

图说:美油4月4日以来走势图。

例如,20世纪80年代,欧佩克成员国伊朗和伊拉克爆发战争,两国为了筹措战费,毫无节制地倾销原油,许多成员国也在这种混乱中为所欲为地加大开采量,目的是扩大市场份额——结果是油价下跌至低于每桶10美元,而美欧非常欢迎这种情况,这倒不光是出于经济目的,而是把依赖石油出口的意识形态劲敌苏联拖入“死亡边缘”,促成其最终解体,这和今天的症状类似。毫无疑问,争夺市场份额的经济战和争夺中东统治权的政治战早就把这个倶乐部颠覆了,主要开采国有意让全球石油供应大幅过剩,等待对手率先累死在市场竞争上。最经典的一幕莫过于2016年4月17日欧佩克多哈谈判没能达成冻结石油开采的协议,原因是各成员所持立场各异,大多数国家事先都同意减产,只有伊朗表示反对,因为刚被解除国际制裁的德黑兰强调,在日均出口量恢复至400万桶的盈利规模前,它没法冻产,它甚至没派代表去多哈。人们原本以为,伊朗情有可原,别国不会拿它与自己做类比,可万万没想到,沙特在最后一刻仍坚持所有成员国都要加入冻产,伊朗也不例外。最终,欧佩克宣布需要更多时间磋商,卡塔尔能源和工业大臣穆罕默德·萨利赫·萨达哀叹,“欧佩克能出口的商品,不仅是石油,还有仇恨”。

图说:各国代表在会议上。

欧佩克内部的立场分歧引起了其他与会国的强烈不满。众所周知,参与多哈谈判的除欧佩克十二国代表外,还有俄罗斯、阿塞拜疆、墨西哥、哈萨克斯坦和阿曼等国的官员。正如哈萨克斯坦能源部长博祖姆巴耶夫所说,欧佩克内部首先需要就减产达成一致,然后再邀请别国谈判。此次谈判对国际油市的影响是灾难性的,问题不在于廉价石油倾销的前景,而是预期的落空,果然,全球减产谈判的失败迅速体现到油价的波动上,从2016年4月到5月欧佩克部长会议紧急达成谅解前,国际油价持续下行,甚至接近每桶35-40美元的最低位,吃了苦头的各国才被迫采取屡屡推迟的集体行动——减产保价。

米勒认为,欧佩克只有坚持旧的价值观——把有效的产量管理作为长期目标——才有存在的希望,可是沙特的态度至关重要。过去几年,世界能源格局发生巨变,非欧佩克国家竞争加剧,2010-2014年的高油价时期已经结束,这曾经靠增减欧佩克产量来控制价格的沙特来说是从未有过的。该国长期作为“良好的典范”出现,并在较小或不太富裕的成员国违约超产获益时“睁只眼闭只眼”,像2008年油价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大跌时,沙特用减产稳定了价格,并将价格从每桶40美元重提到100美元。然而,由于供应过剩和世界经济不景气,油价自2014年中以来从115美元一度降至30美元,2016年第二季度的北海布伦特原油价格降到45美元,至今也不过50美元上下,欧佩克不再像过去那样任意主导市场是因为新能源来源的迅速开辟,这在高价格时期成了有利可图的生意:加拿大开发油砂地层,美国开采了页岩油,石油作为紧俏商品的光环已经消失。再加上俄罗斯等非欧佩克国家的开采也令全球供应过剩更严重。熟悉沙特路线的知情人士说,利雅得更为急切的是稳定自己的市场份额,这背后的算盘是,尽管价格低,但增加产量也好过遏制开采。因为需求减少的话,估计未来价格无论如何都会进一步下跌。

图说:沙特王储小萨勒曼。

沙特的战略变化也有财政和外交压力。2016年,沙特国家预算存在979亿美元的亏空,相当于经济产出的15%,2018年则超过1000亿美元。沙特人普遍觉得石油作为“世界经济润滑剂”的历史正在结束,因为更加高效的发动机使得消耗变得更少。此外新技术以及更严格的环境规定实际上限制了油价上升。消息人士说,在这个已改变的世界里,沙特不再重视欧佩克这个整体,而更关注自身利益,特别是经济困难的伊朗对此深感忧虑,它尤其致力于达成支撑油价的协议,这是地缘政治对手沙特所不接收的。据沙特王储小萨勒曼身边的人士称,在有利于所有欧佩克成员国的基础上为了保价而限产,对利雅得来说不再是优先事项:“不应再有搭便车者”。

没有配额制,没有欧佩克?

有人会问,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1960年,欧佩克在巴格达成立,随后迁往日内瓦,1965年迁往维也纳,当时的奥地利外长布鲁诺·克雷斯基与阿拉伯世界交好,他把国际组织能享受的各种外交优惠条件(诸如免税、豁免权、公务车外交牌照等)去吸引产油国,目的是打破当时的权力架构。

图说:石油七姐妹。

20世纪初,所谓的“石油七姐妹”——七家美欧企业(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帝国解散后的继承者)——瓜分了最重要的石油产区,也控制了整条价值链,这不可能有竞争。这种情形让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感到不悦,它们想自行控制本国资源,新获得主权独立的沙特、伊拉克、伊朗、科威特和委内瑞拉联合起来,迅速将外国企业的油泵收归国有,欧佩克就此诞生。可内讧的种子也就此埋下,痴迷于权力的对手争斗不休,其中最顽强的就是沙特和伊朗,早在伊朗国王巴列维统治时期,两国虽同为美国盟友,但彼此厌恶,一再上演的秘书长人选争夺战尤其表明了这一点,欧佩克迄今共有28名秘书长——但只有一名沙特人和一名伊朗人,理事会被迫从沙特和伊朗以外的成员国——尤其喜欢从委内瑞拉、印尼或尼日利亚等相对无关紧要的成员国——寻找折衷的候选人,从2007年起担任秘书长的阿卜杜拉·萨利姆·巴德里来自利比亚,巴德里既定的8年任期早就到期,可分裂的欧佩克直到2016年才安排新候选人接替。

没人确切知道位于黑尔费尔斯托费尔大街正对维也纳大学的朴素会议室内发生着什么,欧佩克的大楼让人联想起堡垒,窗户像中世纪的射击孔般狭长。当各国代表在楼内开会、讨价还价、结盟和相互威胁时,公众不得入内。俄罗斯第二大石油企业的总裁瓦吉特·阿列克佩罗夫是获准定期进入这个权力中心内部的人选之一,他对《星期日世界报》说,鉴于成员国间严重的政治矛盾,该组织近年来已无法再履行监管者职能,“它的手段已经耗尽”。历次限产保价会议的夭折,都表明了这一点,“和所有公共组织一样,欧佩克必须定期进行改革。为协调各国行动,它必须制定新工具”。

历史证明,欧佩克的决定与其说是在维也纳由石油部长们做出,不如说是在沙特和伊朗之间做出。俄罗斯《晨报》记者安东·梅斯尼扬科表示,沙特对限产的敏感,某种程度上是盛行于欧佩克内部的说一套做一套的欺骗行为(尤其是伊朗)所致。20世纪70年代以来,如果欧佩克一致同意减产,厄瓜多尔、加蓬等小国总是保持高产却对外宣称遵循减产决定,而且不受惩罚,身为欧佩克最大产油国的沙特承担了欺骗的代价,拱手把市场份额让给“伙伴”。最痛苦的记忆发生在1985年,欧佩克国家一致同意减产保价,沙特产油量从1980年的每天一万桶减至一半,可其他成员国都未履约,像阿尔及利亚维持产量不变,深陷战争的伊朗更是加速增产,眼见其在欧佩克整体产量份额下降,而其他充斥谎言的伙伴占领市场份额,感到被耍的沙特愤而抬高产量,导致油价在1986年跌去一半。今天,沙特一直对减产保持警惕,唯恐其承担代价,而让竞争对手受益。

2014年11月27日的第166届欧佩克会议被业内认为尤其具有纪念意义,当时油价跌跌不休,短短几个月内从每桶110多美元跌至72美元,所有专家都预计欧佩克将减少配额。但情况并非如此,各成员国迫于来自利雅得的压力,决定保持现状并将开采量维持在每天3000万桶。这是向外部世界发出的明确信号:决定油价的不应是这些国家,而是市场。一年后,当2015年12月4日召开会议时,油价已降到每桶40美元,各国政府将设置开采上限从议程中删除,会后没有公布数据——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规定成员国开采上限的配额是该组织的支柱之一,也是维持油价稳定的最重要工具。一方面,油价不能增长太快,以至于诱使买家寻找替代品,另一方面,也不能下降太快以至于危及利润。

许多人说,如果没有配额制,欧佩克就完蛋了。但欧佩克问题专家、奥地利人卡琳·克奈斯说:“这只是西方的感觉。”她比所有人都更熟悉欧佩克——熟悉其架构、人事和权力游戏。克奈斯警告不要妖魔化该组织,“如今该组织很务实且完全有好的方面,全世界的投资者都从欧佩克专家的分析中获益,且该组织给西方提供了一个联系人”。但克奈斯也看到风险,认为最大的风险是沙特王室内部的权力斗争,王储小萨勒曼试图在父亲在世时就尽可能多地获取权力。例如,他也在2016年多哈会议上背后操纵,致使谈判最终破产,因为他因担心失去市场份额而不想冻结配额。但克奈斯觉得务实派终将取胜,毕竟没人想要脆弱的欧佩克。她提到2005年,当时猛涨的油价一再震撼世界经济。她认为该组织还有活力:“欧佩克很可能比一些欧盟组织更长命。”

行业专家一致认为,为了自己的经济重要性和生存,欧佩克需要新规则。它依靠不执行个别成员国的授意,而是贯彻多数成员国意志且在必要时也惩罚不遵守产量指令的成员国的强大秘书长。观察人士认为,废除产量上限是最大的错误之一,必须尽快重新引入有约束力的配额。然后欧佩克可以效仿监督银行资本准则的金融监管局予以严格监督。

它经常被宣告死亡

“欧佩克很脆弱,但仍有权力,”德国汉堡世界经济研究所的原材料策略师莱昂·雷舒斯说,“最迟当伊朗达到谋求的每天约400万桶开采量时,欧佩克重新以一个声音说话的可能性将增加。”连质疑欧佩克的耶金也承认:“该组织经常被宣告死亡,但却一再回归。”他指出,恰恰是西方工业国应该寄希望于这种回归,“我们的利益和欧佩克的利益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偏差”。他说,欧佩克追求相对较高但首先稳定的油价,“我们也能接受这一点”。

图说:当地人正在阅读阿拉伯日报《Asharq Al-Awsat》。图片来源:liputanislam

德国《世界报》记者霍尔格·切皮茨指出,用“老当益壮”形容欧佩克这个石油卡特尔并不为过,从总体来看,除开一些较小的产油国外,欧佩克前五位产油大国基本遵守了限产规定,从2017年至今,欧佩克日开采量维持在3250万桶左右,比过去高峰时期减少120万桶,“必须让市场恢复平衡”。更令人关注的是,作为欧佩克以外最重要的产油国之一俄罗斯也加入协议,同样减少石油开采量——而且是每天减少30万桶。事实上,“共同行动”收益不止这些,石油开采国的货币与国债也因此大涨,“看看2018年以来的表现,欧佩克证明所有看空油价的预言者都错了,”艾福瑞公司的战略师尼尔·威尔逊说,“欧佩克还活着而且意义重大。”

更关键的是,尽管沙特与伊朗势不两立,但同归于尽只是最极端的选择。从2017年底开始,沙特默认了伊朗享受减产豁免的特权(以弥补之前被制裁的损失),而沙特承担了主要减产任务,将每日开采量减少近50万桶,业界均称赞这种克制是“宝贵的美德”。不仅如此,沙特和伊朗必须合作,否则都将被新竞争对手——特别是美国页岩油企业——挤出市场,据挪威DNB银行的分析师的消息,欧佩克内部的预期是到2018年底油价若能上升至每桶60美元,那就圆满了。如果这一预测是正确的话,欧洲汽油价格就可能从目前的平均每升1.31欧元上涨至大约1.4欧元。

图说:卡塔尔宣布将从2019年1月1日起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图片来源:CNBC

“妥协对欧佩克成员国来说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高盛的分析师杰夫·柯里对彭博新闻社表示,这样就可以遏制石油泛滥的现象,满溢的油库将重新恢复到正常水平。油价会升到什么地步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方面这些国家对新限额的遵守情况还有待事实的检验。过去很多石油开采国一再违反欧佩克的规定。此外,价格上涨是否会令新的供应商进入市场还不清楚。比方说美国的很多页岩油企业眼下重新增加了开采量,加拿大油砂开采可能在经济上重新变得有利可图。就此而言,欧佩克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欧佩克国家不仅必须遵守限额,而且如果未来竞争者加大产量在必要情况下它们还必须进一步减产。

瑞银集团的分析师乔瓦尼·施陶诺沃说,1975年的绑架闹剧没能摧毁欧佩克,但损害了该组织以及维也纳的声誉。大家对奥地利人松懈的安保措施感到非常愤怒,沙特石油大臣亚马尼此前曾遭受严重威胁——但被忽视了。历史学家里格勒尔说:“1975年初,在伦敦一处被卡洛斯用作藏身之所的公寓内曾发现一张死亡名单。”奥地利当时不得不竭力阻止欧佩克迁往巴黎。如今在2018年乃至2019年,欧佩克面临的安全威胁变小了,可内部危机更大:成员国的不睦,成员国元首的顽固、自私以及往往散漫的政治风格——这些可能比个别恐怖团体更危险。

作者 | 吴健

编辑 | 包雍尔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新民晚报其它文章

走进“时光照相馆”,看当年的你

走进“时光照相馆”,看当年的你

走进“时光照相馆”,看当年的你 新民晚报 2018-12-16 21:05 ...

2018-12-16 21:05:00
“烟花小镇”蝶变“田园城市”

“烟花小镇”蝶变“田园城市”

“烟花小镇”蝶变“田园城市” 新民晚报 2018-12-16 20:59 ...

2018-12-16 20:59:31
“斗牛士”马修·李

“斗牛士”马修·李

“斗牛士”马修·李 新民晚报 2018-12-16 19:30 ...

2018-12-16 19:30:00
想唱就唱,想跳就跳

想唱就唱,想跳就跳

想唱就唱,想跳就跳 新民晚报 2018-12-16 19:14 ...

2018-12-16 19:14:44
上海女孩在印尼浮潜时失联至今下落不明 曾是优秀小记者

上海女孩在印尼浮潜时失联至今下落不明 曾是优秀小记者

上海女孩在印尼浮潜时失联至今下落不明 曾是优秀小记者 新民晚报 2018-12-16 19:08 ...

2018-12-16 19:08:00
全国性系列路跑赛事 EliteRun精英跑桃浦创智专场今开跑

全国性系列路跑赛事 EliteRun精英跑桃浦创智专场今开跑

全国性系列路跑赛事 EliteRun精英跑桃浦创智专场今开跑 新民晚报 2018-12-16 19:04 ...

2018-12-16 19:04:32
SUV驾驶员酒驾后加速逃离 危险驾驶被刑拘

SUV驾驶员酒驾后加速逃离 危险驾驶被刑拘

SUV驾驶员酒驾后加速逃离 危险驾驶被刑拘 新民晚报 2018-12-16 15:37 ...

2018-12-16 15:37:19
上海建工基础集团电工陆凯忠:是“泥人”“铁人”更是“定海神针”

上海建工基础集团电工陆凯忠:是“泥人”“铁人”更是“定海神针”

上海建工基础集团电工陆凯忠:是“泥人”“铁人”更是“定海神针” 新民晚报 2018-12-16 15:35 ...

2018-12-16 15:35:46
杰出数学家英格丽?多贝西获第三届“复旦-中植科学奖”

杰出数学家英格丽?多贝西获第三届“复旦-中植科学奖”

杰出数学家英格丽?多贝西获第三届“复旦-中植科学奖” 新民晚报 2018-12-16 15:33 ...

2018-12-16 15:33:16
跨越四个世纪,上海最古老校园催生高中生创新梦想

跨越四个世纪,上海最古老校园催生高中生创新梦想

跨越四个世纪,上海最古老校园催生高中生创新梦想 新民晚报 2018-12-16 15:30 ...

2018-12-16 15:30:28
新民晚报
新民晚报

最新文章

推荐作者

换一批